网站首页

首页 > 八面来风 > 国内资讯 > 正文

毕福剑:《星光大道》的选手为何让人着迷?

2011-09-28 16:15:27 来源:中国音乐教育网 作者:毕福剑阅读次数:

毕福剑:《星光大道》的选手为何让人着迷?
 
新闻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日期:2011-09-28

  2010年央视《星光大道》总决赛获得前三名的是:冠军,刘大成,来自山东济宁的农民;亚军,旭日阳刚组合,一位是来自河南的农民王旭,另一位是来自黑龙江的农民刘刚;并列第三名是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专业的四年级女生苏丹,来自吉林现在北京做保安的石头。他们中只有苏丹受过专业训练,其他的都是业余歌手。

  《星光大道》2010年整体的选手构成也是以业余选手为主,然而他们的演唱水准并不业余,他们的歌声让那些专业评委也齐声喝彩。更让评委和观众高兴的是,这些选手个个都有着鲜明的艺术个性。刘大成的意大利歌剧唱得有滋有味,歌声高亢浑厚,高音通透嘹亮,长得却是洛桑二世的模样,很有喜感。他的口技也是一流,能模仿各种生活中的音响,更难得的是,他能以生活用具为材料,自制乐器,针管、树叶、蛋壳等等,都能吹出美妙的音符,河南豫剧、嘉祥唢呐等民间艺术,广泛涉猎,兼收并蓄。

  现在已经走红的旭日阳刚,2010年10月他们第一次登上央视舞台,就是在《星光大道》,并且过关斩将获得周冠军以及月冠军。二人演绎的《春天里》,极具生活的沧桑感,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心,许多人都是含着热泪看他们的演唱。在总决赛的最后时刻,评委阎肃老师说:“我已经是第四次听你们唱《春天里》了,仍然感觉到非常震撼,汪峰的这首《春天里》,就是给你们两人写的!”音乐是用来欣赏的,是给大众欣赏的,大众在乎的并不是你演唱得如何准确如何有艺术感,而是要让大家有共鸣,让大家从心里喜欢。这几年中国的农民工生活引发大家的关注,或者说每一个在生活中苦苦挣扎的人,在心底都有一种“漂泊的农民工”情结。北京的百万北漂大军,不就是旭日阳刚一样的打工者么?“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这不正是为了美好生活努力拼搏、却又感叹岁月蹉跎命运无情的那些人的心理写照么!表达这种令人落泪令人伤心到绝望的情感,并不需要音乐修养有多高,需要的是有同样的生活经历,而这份经历能让大众一眼就看出,旭日阳刚,就是这样的歌手。

  回头来看电视台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晚会,太多的抒情歌曲,却很难打动观众。好的音乐作品,需要的是一种个性表达,一种能穿透歌声表面直达人们心里的震撼力。

  青年歌唱家刘和刚跟我讲过一件事,“晚上在家里,忽然听到电视里传出一阵歌声,感觉是自己的歌声,忙过去看,却是一位不认识的年轻男歌手在唱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发现有好几位年轻歌手唱得‘比刘和刚还刘和刚’。”

  一位歌唱家还跟我说过如今的音乐教育问题,“高校的音乐教学模式化严重,阻碍个性发展,只是一味模仿,于是一批批的小宋祖英小阎维文生产出来了。想当年,一个郭兰英,让多少人震撼,‘南泥湾’,‘一条大河波浪宽’,多有个性的嗓音,如今我估计,郭兰英如果考音乐学院,都考不上。”

  为何有那么多人来报名参加《星光大道》?因为音乐学院的门槛太高,绝大多数人进不去,很多有音乐天赋的人被拒之门外,而《星光大道》可以给有个性的音乐爱好者提供展示的舞台,这是《星光大道》受欢迎的一个原因吧。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来中央音乐学院访问,学院派了一位年轻的女学生在帕尔曼面前表演,接受指导,女学生演奏了一首帕格尼尼的难度很大的乐曲。演奏之后,帕尔曼说:“孩子,你拉得很快很准确,可是,音乐是用来欣赏的,要打动人的,每一个曲子都有它自己的个性,自己的灵魂,你来听听我的演奏。”乐声响起,帕尔曼的琴声高亢振奋,令人叹服。

  这是北京音乐台的一期节目,这期节目让很多音乐人重新认识了音乐,也给当年中国已经很热的儿童学艺的热潮降了温。

  对艺术而言,独特的理解和表达至关重要。我很喜欢个性化表达,当年我报考北京广播学院导演系,考试的时候,有一个题目是考表演。许多同学在一起,题目是“在公共汽车站发生的故事”,大家争着抢角色,有的说演售票员,有的演司机,有的演警察,有的演小偷,我生性腼腆木讷,做事情不主动,结果犹豫之中没抢上角色。正在着急的时候,考官说表演开始了,我只好跟着演。结果干着急怎么也抢不上台词,来考试的同学们都非常优秀,表演得非常好。就在我努力找到了一个空隙准备说台词的时候,考官宣布:“表演结束,大家阐述一下自己的表演。”

  我傻了,这怎么办?

  同学们一个个在说,说自己怎么理解自己的角色,怎么表演的。

  最后,一位考官忽然看着我说:“你怎么没表演啊?”

  我急中生智,说:“我表演了——”

  考官奇怪:“你没说话啊,你演什么啊?”

  我说:“我,我演了一个看热闹的啊!”

  考官笑了:“这孩子思维跟别人不一样啊!”

  后来我考上了北广导演系,据说表演这门课我的分数还很高。

  六年多来参加《星光大道》的选手们,大多数没有在专业音乐院校学习过,很多属于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因为没有在专业音乐学院学习,音乐素养或许有些缺乏,但是他们却具备专业音乐人普遍缺少的东西——个性化,这种现象目前引起了很多音乐界人士的关注。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陆续成立了很多专业的音乐院校,培养了大批音乐人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的文艺发展遇到了新的情况,电视的出现让全国人民不到剧场在家里就能看到歌唱家歌手的表演。看的次数越来越多,人们的审美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太多程式化模式化的歌手难以打动电视观众。这时候,个性与新意就越来越重要了。

  20多年前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风靡全国,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激情四射,让全国人民热血沸腾,然而如今任何一位歌星的出现都很难达到张明敏、费翔那时的轰动效果,因为20多年来电视让观众看了成百上千的歌星,包括港台以及国外的,观众审美越来越多样化,传播环境也改变了,老百姓能通过各种渠道看到他们喜欢的艺术表演。比如旭日阳刚,尽管也上了春晚,但是也没有轰动到男女老少妇孺皆知的局面,这其实在提醒我们,做歌手,成功越来越难,创新的压力越来越大。

  《星光大道》第一届阿宝的出现,让观众眼前一亮,他的声音高亢有个性,本人也很有故事。后来又有了更具艺术个性的李玉刚,这种反串表演是很难在专业音乐学院见到的,更别说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准。凤凰传奇的出现更是给流行歌坛注入了新鲜活力,这种男女对唱的风格是在专业音乐学院见不到的。而盲人歌手杨光的出现,则把个性化推到了极致,既会演唱,又会模仿,这种艺术呈现方式完全超出了专业音乐学院的培养范畴。

  有人说,《星光大道》的明星选手,是对当代中国专业音乐学院教学的挑战,它让很多怀揣音乐梦想的年轻人不再把考取专业音乐院校当作主要路径,其实我觉得说“挑战”有些严重了,用“补充”可能更准确一些,毕竟《星光大道》只是为了丰富老百姓的文化生活,还不具备培养音乐人的职能。

  时代在发展,电视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如果某些传统文化领域还在按部就班地按照原有经验在发展,将来遇到的困难就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与时俱进就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课题了。(毕福剑: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主持人)

相关阅读: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焦点图片